首页 »

千里寻亲,父亲在杨浦救助站找到失散三年的儿子

2019/9/11 20:53:52

千里寻亲,父亲在杨浦救助站找到失散三年的儿子

 

“儿呀,三年就这么瞎窜,一个话也没有,你起码让爸爸知道你还活着啊!”王成武握着儿子的手,眼泪顺着沟壑纵横的脸滑落。三年前,王旭龙失踪以后,王成武给儿子买了份保险,眼看着第四年就要来到,保险公司说再找不到就要定为死亡了。但老父亲坚信儿子还活着,每年春节都盼着儿子回家。


一年、两年、三年…无数个日夜的期盼终于等来了消息。“那天夜里,侄女给我打电话,说在电视上看到了表哥,他就在上海!”经多方牵线搭桥,日前,在杨浦区救助管理站上演了父子重逢的一幕。

 

父亲王成武(左)、叔叔王成君(右)与王旭龙(中)重聚一刻相拥而泣。

 


出走
 

王旭龙老家在烟台,母亲早逝,他从小和父亲相依为命。父亲在烟台的铸造厂上班,为了儿子一直也没有再娶。王旭龙从小是个心高气傲的人,总是想着能干出一番事业,让父亲过上好日子。


2013年12月的一天,在威海上班的王旭龙跟父亲说要出去打工,没想到一别再无音讯。“那年春节他就没有回家,我打他手机也没有人接,打到威海的单位说他已经离职。”


三年多来,父亲找遍了烟台、青岛、威海等山东各地,也报过警,但就是没有王旭龙的消息。每年春节,别家的孩子都提着大包小包回家过年的时候,老父亲一个人眼巴巴地等着。


2014年没回家,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春节,也都没有盼到儿子回来,有时,王成武会忍不住想儿子是不是已经不在了,这时他会喝酒。“我不要他大包小包地回来,我只想儿子在身边。”王成武今年57岁了,他一直留在铸造厂工作,因为怕儿子回去找不到他。

 

57岁的父亲王成武掩面而泣。

 


流浪


今年春节前夕,上海正经历寒潮,杨浦区救助站的工作人员穿行于大街小巷,帮助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者过冬。在军工路翔殷路隧道旁边的高架下面,他们找到了王旭龙。


只见他蜷缩在一张被子里瑟瑟发抖,寒风肆虐地从被子缝隙中钻进去。“这儿太冷了,跟我们回救助站。”工作人员劝他。“不去,去那儿干嘛。”王旭龙坚持不走。杨浦救助管理站站长李福强告诉记者,三年前他们就已经认识王旭龙了,他一直在这附近流浪,因为没有身份证,只能靠打一些零工度日。


“当时就想出来闯一下,听说上海机会比较多,我就过来了。”时间回到2014年,王旭龙初到上海时孑然一身,手机丢了,身份证也没有带出来,当扫地工成了他的第一份工作。


“那时干扫地工的都是老头,他们跟我说,你还这么年轻,做这个干嘛?我那时还年轻气盛,听了这些话就辞职了。”这第一份工作,王旭龙干了十天。然而辞掉工作后,再重新找工作就更难了。


“来到上海才发现这是个和山东截然不同的世界,自己完全无法融入这里,去找工作的时候,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。”后来,王旭龙曾帮人干过搬运货物等体力活,房子租不起,夏天睡在大理石台阶旁,冬天住在高架桥下,就这样度过了在上海流浪的三年。


 


重聚


午后的阳光照进窗台,救助站的活动室里,王旭龙一个人坐着,在等待的时间里,他一直抬头呆呆地看着天花板。

 

王旭龙一个人坐在在救助站里等待父亲到来。

 

日前,杨浦救助站帮助王旭龙的事经央视新闻联播报道以后,当天晚上,王旭龙的表妹就打电话到救助站,联系到了救助站站长李福强。重聚的当天一早,王成武和弟弟王成君,带着给王旭龙买的新衣服、新鞋子,从山东坐了六个多小时车赶到上海。

 

父子重聚后相拥而泣。


见到儿子那一刻,王成武激动得双手颤抖,用那双干了大半辈子铸造厂的黝黑的手抹着眼泪。“儿呀,跟爸爸回家好不好?”“好,好……”王旭龙一直跟父亲说对不起,父子俩紧握的手再也没有松开过。


听说父亲想念自己一直掉眼泪,王旭龙心疼懊悔:“我从来没有回报过爸爸什么,这些年,其实后来也想过回家,但总觉得要赚到钱再回去。”王旭龙的脚上还穿着别人送的鞋子,如今换上了父亲买的新鞋。王成武说,现在只想快点回家,给儿子做一顿饭吃。

 

父子离别三年终于重聚。


说起未来的打算,王旭龙说,他还是想再来上海打拼一次。“大叔(李福强)答应给我推荐一份工作,我这次一定好好干,自食其力,不会半途而废。”

 

题图说明:父子俩紧握着的手再也没有松开过。


本文图片:黄尖尖 摄影   图片编辑:邵竞   (编辑邮箱:jfshquxian@163.com)